1. <noscript id="f4bpau"></noscript><big id="f4bpau"></big><ol id="f4bpau"></ol><pre id="f4bpau"></pre><dd id="f4bpau"></dd>
            • <div id="ngmbqu"><strong id="ngmbqu"><span id="ngmbqu"></span><label id="ngmbqu"></label><th id="ngmbqu"></th></strong><ul id="ngmbqu"><dfn id="ngmbqu"></dfn></ul><table id="ngmbqu"></table><dd id="ngmbqu"></dd><acronym id="ngmbqu"></acronym><ul id="ngmbqu"><blockquote id="ngmbqu"></blockquote></ul></div><abbr id="ngmbqu"><kbd id="ngmbqu"><del id="ngmbqu"></del><kbd id="ngmbqu"></kbd><li id="ngmbqu"></li><dir id="ngmbqu"></dir><dd id="ngmbqu"></dd></kbd></abbr><ol id="ngmbqu"><i id="ngmbqu"><thead id="ngmbqu"></thead><strong id="ngmbqu"></strong><abbr id="ngmbqu"></abbr><pre id="ngmbqu"></pre><form id="ngmbqu"></form></i><dfn id="ngmbqu"><bdo id="ngmbqu"></bdo><em id="ngmbqu"></em><form id="ngmbqu"></form></dfn><q id="ngmbqu"><th id="ngmbqu"></th><kbd id="ngmbqu"></kbd><dl id="ngmbqu"></dl><option id="ngmbqu"></option><small id="ngmbqu"></small></q></ol>
            • <ul id="iqc1ne"></ul><thead id="iqc1ne"></thead><i id="iqc1ne"></i><small id="iqc1ne"></small><dd id="iqc1ne"></dd>

                1. 新優網址/慘死的貓

                  • 時間:
                  • 浏覽:8844
                  口袋妖怪go最強精靈top10 遇見就要不惜一切代價

                  深夜之中,新優網址閑逛在大街上,遙望著天絨般的天空。月亮放出冷冷的光輝,照得四周分外白,越發使人感到寒冷。星星閃爍著暗淡的熒光,薄紗似的稀霧飄缈在星星之間。路兩旁沒有葉子的樹兒,一片光禿禿的樹桠,現出炭條似的黑色,冷悄悄地站著,沒有一點活氣。一切在我眼裏顯得那麽無奈與淒涼。
                  來往的車輛急馳而過,濺起水花無數。樹枝像著了魔似的,瘋狂地抽舞著,隨風咆哮。
                  我,16歲,和同齡孩子一樣,生活在一個溫暖的家庭,可以說,什麽都有,父母對我極其疼愛。曾記得,有一次,他倆竟由于我生病,整整兩天兩夜沒合眼,父母經常帶我出去遊玩——登長城,攀八達嶺,坐纜車橫跨雁蕩大峽……在每處景區都留下了我們最美好的瞬間。瞧,那一張張紀念照片,我們挨得多近,笑得多甜。他們是我心中最亮麗的風景線。
                  可是就在今天——我生日的這一天,我的命運發生了轉折。爲了我的生日爸爸忙活了一整天,當時一道道美味可口的佳肴一一擺上桌來。熱騰騰的菜吃得我的心也熱呼呼的。臨近結束時,媽媽突然抽泣起來。“怎麽了,媽?”“沒什麽!”“媽,你怎麽哭了?”“我,我。”媽媽一邊抹著淚,一邊把飯往嘴裏送。我推了推媽媽的手:“媽,到底怎麽回事?”媽媽擡起頭看了看爸爸,只見爸爸放下手中的筷子,迅速地將杯裏的酒一飲而盡,隨後又艱難地點點頭。媽媽仿佛收到信息似的,說道:“女兒,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瞞著你,已經十六年了。”媽媽一直埋著頭,把聲音壓得好低好低,“就是你的身世”。我頓時怔住了,因爲這樣的氣氛不像是開玩笑,我大聲嚷道:“我的身世怎麽了,媽,你在說什麽?”話音落下,我們誰都沒有再吭聲。他倆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裏,神情既露出一絲無耐,又有一些感動。
                  “其實,你不是我倆親生的。”爸爸從袋裏拿出一包煙,抽了一支便吸起來,我的頭腦一片空白,過了很久只聽爸爸說道:“那是我和你媽媽剛結婚不久的時候,我倆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有一些人圍在一起,像是在看什麽,還議論著。我幾步趕上前一看,啊!是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正在地上哭,身上的下肚兜像染了色似的,亂糟糟的。慘不忍睹呀!隨後我便抱起那可憐的嬰兒。望著我懷裏的嬰兒,那水汪汪的大眼直瞅我,多麽可愛呀!當即便有一股同情的熱血湧遍我全身,愛心驅使著我和你媽將這個女嬰收下。”爸爸歎了口氣,看看媽媽,又瞅瞅我,便起身走出房。
                  我瞪大了眼睛,又迅速皺起眉頭:“不會的,我是你們親生的,是你們生的。”說完眼淚像潮水般湧出我的眼眶,全身仿佛被冰鑽透似的,好冷。“女兒,媽媽會像以前一樣疼你的!”媽媽說著捶捶胸口。“不,我是你們生的,我的媽媽就是你!”我捂著臉大叫道,接著蹲下身來大哭著。……滿屋裏都是那揪人心肺的哭聲。
                  我不知我怎樣回的房間,醒來時自己躺在床上,清醒一些後,又記起剛才一幕,眼淚又流了下來。起身走出房間,發現爸媽還坐在沙發上,看我走出去,他們馬上站了起來,不安地看著我。我輕輕地說:“爸媽,我想出去走走。”聽我要出去,媽馬上擔心地看著爸爸,臉上充滿了關切,只見爸爸信任的點點頭,說:“早些回來。”
                  走在大街上,望著天上的星星,我想像著自己的親身父母,他們爲什麽這麽狠心,到底爲了什麽,找不到一絲答案,慢慢地,不知過了多久,心情平靜了一些。我想:也許他們是迫不得已?也許他們有難言之隱?同樣找不到一絲答案。我想,不管如何,我已十六歲,我應該珍惜現在的生活,否則,對不起現在的父母。當然我會想辦法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我要了解真相。
                  擡頭再望望天上的星星,星星並不說話,只是眨呀眨的,面對星星,我在心裏默默地許下一個心願。

                  “呼——嗚——,呼——嗚——”
                  皎潔的月光下,在彩釉瓷磚裝修的樓梯上有兩只對峙的貓,一上一下,不時從喉嚨處發出怪聲。
                  也許它們在爭搶地盤。因爲這裏(樓梯對面的廚房),經常會有些熟肉;也許它們太好勝,誰也不願給誰先讓路;也許它們再交流彼此的“心聲”……
                  “混蛋,還讓不讓睡啦!”隨著戶主的一聲大罵,四只幽幽地發著棕黃色光的眼睛像閃電般閃了一下,緊接著便是受驚後的兩聲貓叫,幾乎是同時叫出的,聲音很小,好像從很遠處傳來的,但細細分辨,還是能辨別出來的。
                  這戶人家爲什麽每晚都有貓光顧的原因,我想大家已經明白了。
                  這戶人家的日子過得很滋潤,小洋樓住著,比較富裕,恰好戶主又是食肉主義者,不開素的。所以廚房裏會經常有些肉類,熟的,很香。這不免會使那些吃饅頭屑,喝剩飯長大的貓嘴饞,所以每晚都會有貓光顧此地。
                  當然戶主是明白這點的,所以每晚睡之前都會仔細地檢查一下,廚房的門是否關好了。
                  不幸的是,有一回,他忘記了檢查,門沒有關好。這可好,那饞貓終于“解放”了一回,它溜進廚房盡量不使自己的身體碰著鍋碗瓢勺。
                  它成功了,終于把那條炖的香氣直冒的大鯉魚吃個精光,興許是魚的個頭太大,貓的胃太小,裝不了多少東西,它只吃了魚肉,把魚頭、魚骨、魚尾完完整整地剩下了,甚至連一個牙印也懶得留,不過它到沒有忘記把盤子上碼的整齊的饅頭印上標記,個個咬了一口,似乎是在表達對饅頭的思情。
                  第二天,戶主發現了那條只剩下魚頭、魚骨、魚尾的殘魚,安穩地躺在盤子上,冒著腥氣。同時,也看到了那些被賦予貓的恩情的饅頭,但他並沒有發作,似乎早已料到了這種結果。
                  出奇的事發生了,戶主狂改已往吃肉的習慣,從此吃起了素,一吃就是兩個星期。
                  這一大大的改變,倒讓貓有點不適應,連點肉香味也嗅不到半點。但那些貓似乎並不死心,仍就每晚光臨一下此地,才安心地離去。
                  貓的不甘心應驗了,戶主好像吃厭了素食,這晚炖了一鍋肉,自己吃了些,剩了些,放在廚房裏,廚房的門沒有關。這晚,把那貓可樂了個半死,但另一半它也沒活成!
                  終于等到屋裏的燈熄了,貓知道,戶主睡了。一個輕躍便溜下了樓梯,就直奔主題。到了廚房才發現,除了一鍋半溫的肉湯和乘著幾小塊肉的碗放在那裏,沒有別的可吃的,貓好像並不開心,但還是把那幾塊自己苦等了兩個星期的肉吃了,還有點“功夫不負有心人”的趣味,連碗裏的肉汗也沒放過,最後還不甘心,又把頭伸進鍋裏的肉汁也沒放過,最後還不甘心,又把頭伸進鍋裏舔起了內湯,可是湯太膩了,它只舔了兩口就放棄了。離開時,還心有不甘地往裏瞄了兩眼,才戀戀不舍地邁著小碎步晃走了,它上了樓梯正准備離開時,忽然嗅到了一股肉香,對,沒錯,是剛才的那個香味!
                  它興奮地又是一躍而下,直朝廚房沖去,令它失望的是剛跑到半道兒肉味就沒了,它斷定香味肯定不是從廚房裏傳出的,但它還是進去看了看,僅有那一鍋內湯和自己舔的倍兒亮的碗放在那裏。
                  它沮喪地低著頭,拖著懶散步子向樓梯晃去,它上了樓梯正准備離開時,又一股香味飄了過來,貓不時打了個激靈。它猛然擡起了頭嗅起香味,想找到香味是從什麽地方傳出的,因爲它知道廚房裏已經沒有肉了。
                  它小心翼翼地嗅著肉味,向肉味走去,它走的很慢,生怕自己走的太猛了,把肉味落在後面,就這樣肉味一直把它帶上了樓頂。
                  它發現了,那肉就在盤子裏,很多,對,很多,就在盤子裏。它發了瘋一般,生怕自己慢了半步被同伴搶去,朝盤子撲過去了……
                  “咣啷”
                  “喵——喵——”聲音越來越低。原來貓伴隨著肉、盤子、板子和磚向樓下鋪著石子的路上摔去,很不幸,貓的腦袋上插著一塊盤子的碎塊,後骨梁和尾巴被兩塊磚壓個結實,四肢好像不能動了,一直在那裏抖著,正在奄奄一息呢!
                  聽到盤子破碎的聲音,戶主來不急開燈,拿著手電便沖向門外,到了外面他才發現,那只曾經毀了他早餐的該死的貓,快要死了,隨著胸前的起伏幅度越來越小,戶主晃了晃手中的手電,開心地大笑起來,並且大喊:“新優網址做到了,該死的貓,見你爺爺去吧!”
                  原來,這是戶主的一個計策,是一個籌劃了很久的,一次成功的計策!
                  提醒一下,那乘著很多的肉的盤子正放在一片很薄的板子上,板子放在樓沿外,正好能乘住盤子和肉的重量,板子的另一端用磚塊壓在樓沿上,可憐的貓並沒有發現,還以爲是上帝在眷顧它呢,結果真被上帝帶走了!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