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t37hlj"></em><option id="t37hlj"></option><legend id="t37hlj"></legend><center id="t37hlj"></center><thead id="t37hlj"></thead>
          <kbd id="i0kle6"></kbd><tbody id="i0kle6"></tbody><dl id="i0kle6"></dl><tt id="i0kle6"></tt><legend id="i0kle6"><acronym id="i0kle6"></acronym><address id="i0kle6"></address><ol id="i0kle6"></ol><dl id="i0kle6"></dl><ol id="i0kle6"></ol></legend><kbd id="i0kle6"><bdo id="i0kle6"></bdo><noframes id="i0kle6">
          <dd id="67o8cv"></dd><legend id="67o8cv"></legend><big id="67o8cv"></big><strong id="67o8cv"></strong><font id="67o8cv"></font>
          <option id="67o8cv"></option><dt id="67o8cv"></dt><address id="67o8cv"></address><bdo id="67o8cv"></bdo><u id="67o8cv"></u>

                                飛沙走石的意思|青春停留十七歲

                                • 時間:
                                • 浏覽:2506
                                爲搶公辦幼兒園名額,家長提前5天搭帳篷排隊校門口安營紮寨

                                (一)
                                天空已經被夕陽染成了金黃,在裏面還有幾只不知名的小鳥飛過。它們就這樣似乎很快樂的飛著,但對于此更想飛出這片所謂的天空,可它們哪裏知道,再怎麽努力也不會。
                                (二)
                                籃球場上高中生林若夕正在以優美的姿勢跳起,只剩下最後幾秒了,不管他投進與不進都是贏了。70:67的比分雖然不多,但是畢竟還是贏了。就在所有人都准備散場的時候,突然若夕來了一個半空急轉將球投了出去,“瞬”不出意料球進去了,比賽時間剛好在這時完了。
                                “你傻了啊!”隊友在身後罵到。若夕笑了笑,擦了擦頭上的汗,大步向坐在觀衆台的老師招手,然後高興的跑了上去:“老師,這就是奇迹,你相信了麽?”在說這句話時,他根本都沒注意到老師那黑著的臉。老師只是哼了一聲就走了,他小小的眼裏充滿了不解。“诶”歎口氣之後,若夕就不再糾結這個小小的插曲,至少他會高興,他用行動向老師證明了奇迹。
                                (三)
                                “你說幹什麽一定要讀書才能有前途啊!”若夕又在吵著他同桌,只是經過衆多江湖風雨的同桌早已練就不動神功,又怎麽會受到這點小小的幹擾呢。但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的,他實在太小看若夕了。若夕抽出不安分的右手以光速那般把同桌的書搶了過來,並直接用手壓在課桌上,倒頭就睡。可能是動靜實在太大,驚動了在講台上的老師。“林若夕,你給飛沙走石的意思站到後面去。”老師一頓一頓的說著。是的,老師又生氣了。不過這些都沒什麽,幾乎全班同學都習以爲常了,仿佛若夕一天不鬧事那才叫做怪呢。“不去”若夕賭氣般的拍著桌子,並用挑釁的眼神看著老師。如往常一樣,這場戲碼只僵持了十幾秒,老師就搖了搖頭轉過身去繼續在黑板上寫著這節課的內容。若夕苦笑,站起身推了推椅子,以及高調的姿勢走出了這如煉獄般的教室,現在他是這樣認爲的。
                                (四)
                                在校園的某個角落,若夕一個人在端坐著。嘴裏叼著香煙,享受般慢慢地吐著煙圈。“你現在出來下,對,你怎麽知道我在這裏。哦,那你下來吧!”還沒等對方說完,若夕直接挂掉電話。這是他的死黨顔離謝,可以說是唯一一個他認爲值得在乎的人,的確如此,因爲在高中就只有顔離謝和他走的最近。換做別人恐怕在若夕身邊待上一天都要逃離,他們怕,是的,他們怕若夕那怪異的思想,他們想平平淡淡的就好。
                                “啊!下手輕點”
                                “誰叫你讓我等這麽久的,不把你打殘了,今天我就不叫林若夕。”說完,兩人打在一塊。事情就這麽瘋狂,說來還真有點難以置信,最後他們竟然衣服都調換了。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讓他們這樣的人快樂。片刻若夕拿出手機,按了按短信。慢慢的寫下只有他們才懂得的文字:
                                天空藍成眼裏的悲傷
                                射下將要飛越往南的候鳥
                                鮮血染紅了天空
                                最後便刺瞎我明亮的眼眸
                                (五)
                                時間飛快,轉眼便到了六月。這日子似乎很特別,不,應該是肯定特別。高考快到了,當所有人都在爲自己以後而奮鬥時,林若夕和顔離謝還在操場上亂跳著。時不的在爲投進一個球而歡呼著。他們在乎麽?還是不在乎,這恐怕你要問問才知道了,光猜測就已經無法用正常人的定義來對待林若夕。甚至當你問起的時候,若夕會以怪異的眼光看著你,那樣的感覺就非常的怪了。
                                (六)
                                “砰”就在備考的前一天晚上,班主任正在給大家做最後總結時。突然燈一下子全滅了,黑暗一下子籠罩教室,使每個人都膽戰心驚,如同自己真的身處在了考場一樣。對!沒錯,任何極古怪的事都不免和若夕沾上邊。班主任此時用他那巨大的嗓門叫著:“林若夕,你是想在高考前被學校開除麽?”一說完,傾刻教室又明亮了起來,不過這次和往常的白色燈光不太一樣,這次是非常好看的彩色旋轉燈。在教室的上方旋轉著,灑遍教室的每個角落。“我覺得高考前沒必要把氣氛搞得這麽緊張,不是麽老師?”若夕從後門走了出來,用懶散的語氣說道。“你這是不尊重老師。”一個同學拍著桌子說著,然後氣呼呼的走了。然後又有人陸陸續續的走出了教室,他們可不想被傳染。最後只剩下若夕一個人孤單地站在教室裏,與他相伴的只有彩色燈。若夕苦笑,大步向黑板走去,充滿少年氣息的字迹漸漸滑落在上面,像那無邊孤寂的悲傷被倒挂于此。
                                我看不見天空的藍色
                                便開始讓心融化成透明的顔色
                                我要化成爲候鳥
                                飛離這曾被我眷戀的地方
                                寫完之後,輕視幾秒,轉身走出了這個煉獄般的高三18班教室,一起走的還有他的青春。其實他沒有說,其實他想說的,但是現在也許沒有機會了。過了今晚,若夕就十八歲了,也就是真正意義上成年了,他只是想有更多的人來分享這份簡單的喜悅,可還是這樣謝幕了。
                                (七)
                                “顔離謝,其實你一直是個配角。”若夕在自己家的陽台上一邊仰望星空,一邊跟顔離謝打著電話。
                                “你哪根筋又搭錯了/”顔離謝回答道。
                                “沒錯,是诶。我睡了。”若夕挂掉電話。平躺在陽台上,望著滿天的星星。他在尋找,尋找他身爲候鳥將要飛到了歸宿。若夕想了很久,從一歲開始一直到現在的十七歲,一直來都是我行我素,其實他不想掩飾最真的自己。說真的,他真的很不錯,他真的做到了。十一點多,他想累了,他緩慢了閉上了眼睛。
                                (八)
                                我要走了,往南飛越。謝謝你替我留了下來,看護我十七年的青春。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有人像你一樣,對我這麽好。
                                次日,再也沒有人發現那個曾經在運動場上爲了證明奇迹而固執的少年,再也沒有人見到在緊張的高三氣氛中還能活的這麽灑脫的人。就這樣,林若夕天馬星空的思想和所有人都無法诠釋的青春模樣漸漸淡出了人們視線。依稀記得他的青春就只停留在了十七歲那一年,留在往南飛越的候鳥身上。
                                後記:在藍色的天空上,有一排排候鳥在悲鳴著,他們不願往南飛越。聽說在飛到一半的時候又倒了回來,似乎想證明什麽。或者林若夕真的變成了候鳥,怕顔離謝不會替他留下來,而又飛回來看護他曾飛揚的十七歲。當然這也僅僅只是猜測,真正的誰又會記得那麽清楚呢?

                                我是一顆來自北方的淚。當我快要滲入陽光沙灘時,面對著蔚藍蔚藍的天空,我哭了。

                                至今仍記得當我從淚腺內蹦出的一刹那的那種感覺,像是來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世界。我隨著主人的誕生而誕生,至今已有13年了。

                                我們的主人原是一個非常開朗率真的小女孩。那時她總喜歡穿著天藍色的連衣裙滿街跑。當她只有幾歲的時候,每天她只會快樂地笑著。那時的笑聲總是傳遍各個角落。她有時甚至會因爲一些搞笑的事情,笑到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在淚的世界裏,當我們主人留下的是開心的淚水時,淚會在流出後,再次回到淚腺並會被淚腺再次分泌出來。有時需要幾天,有時只需要幾秒。那時我和桑桑還小,在主人流下開心的淚水時,我們總會爭先恐後的跳出眼眶。這是我們那時最愛玩的遊戲。但次次都是桑桑先回來,反以我一直都很不服氣,總想著有一天,如果我能快過她就好了。

                                那時的主人是爸爸媽媽的掌上明珠,每個人都很疼她,我們住的是一棟別墅。主人似乎要啥有啥,主人的媽媽總會給她買天藍色的連衣裙。那裙子總讓人看到碧海藍天的燦爛,看到陽光沙灘的金黃。我們都很羨慕,希望媽媽也可以給我們買東西。

                                但媽媽總跟我們說,“我們的世界是潔淨的,不會有絲毫的汙染。不過我們也有自己的使命。我們都將要爲自己的主人犧牲……”

                                我們每天就這樣在大人的疼愛下過日子。同時在主人開心時,玩玩那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遊戲。但桑桑仍是快過我。

                                直到有一天,在桑桑跳出眼眶的刹那,我沒有跳。也就在那一天,桑桑再也沒回來了。我就一直一直在那等……但遣憾的是,我再也不敢跳出去了。媽媽說,主人開始傷心了。她說,主人長大了,不會再掉開心的淚水了。爲什麽?!爲什麽?!但我還是不敢跳。也許桑桑的消失就是媽媽聽說的犧牲吧。但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知道。

                                媽媽每天都在安慰我。她一直都在跟我說,還有媽媽在,還有媽媽在。主人一天天的長大,同時也一天天地與開心背道而馳。她的世界也變了。很多次,當主人手拿著一張畫有紅色分數和密密麻麻試題的卷子回家時,主人的爸爸就會舉起衣架,向主人打去。而那時媽媽就會扯著我向主人的眼睛裏跑,她說她不要我那麽快犧牲。每當這種時候,很多同伴就會因此而消失,除了一些不知是執著還是怕死的人,像我媽,像我。而每次的卻難後,我總會和媽媽說,幸虧我們是母系氏族。同時我也免不了問媽媽,主人爲什麽哭泣?媽媽又總會和我說,人類的世界有很多汙染,不像我們如此的潔淨。

                                每當這種時候,眼眶外又會有另一對母女在對話。那是主人和她的媽媽。主人的媽媽一直在旁邊安慰著她女兒。她雖然怕她的丈夫,但她深愛著她的女兒。她也在說:“不怕不怕,還有媽媽在,還有媽媽在。”

                                真不知,如果沒有媽媽,這個世界會怎麽樣?

                                但老天從來就是如此地無情。主人的媽媽在主人12歲的時候,因車禍身亡了。天若有情天亦老啊。只記得那天,主人的爸爸沒有舉起衣架。但他出了門,徹夜無歸。主人打爛了屋裏所有可以打爛的東西,嚎叫般地痛哭著。而我和媽媽所面臨的同樣是一場劫難。只記得當時媽媽使勁把我向裏推,用她的全部力氣把我推倒最安全的地方。而媽媽自己卻在一句:“要堅強地活下去!媽媽愛你!”的喊叫聲中,永遠的墜出了眼眶。在主人的眼眶像黑夜般閉上的時候,我躲在安全的角落裏,一點點地,慢慢地,被黑暗侵蝕,侵蝕,侵蝕。

                                那一天,“媽媽”從此離開了我和我的主人。

                                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灑進眼簾,感覺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很陌生很陌生…

                                潔淨的淚的世界啊,爲什麽此刻給我的只有白白的一片空洞?我,一無所有。主人爸爸的嘴臉變越來越醜陋,越來越恐怖。很多次都是醉醺醺地步入家門,然後無緣無故地抽起衣架,無情地揮向主人。淚水像波浪般湧出,而我只會賴死不走,我要聽媽媽的話,堅強的活下去。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主人不流淚了。而此刻,我們已從別墅搬進了公寓。每天晚上,主人的爸爸又會帶一個女人回來,主人有時甚至會被趕出門口。而主人沒有落淚了。

                                女人後來成了主人的繼母。她和主人的爸爸一樣的殘暴。有時候莫名其妙的就會打主人。至于主人的爸爸,打她再也不是因爲成績。而是因爲其它的原因,也許就是媽媽所說的,他已被世界汙染了。

                                我,很想很想媽媽。而主人,也想媽媽。

                                又一次重大的考試後,主人捧回了白紙黑字的成績單。主人的爸爸在瞥一眼之後,猛地走回了陽台,去取那罪責的象征,他要再次用衣架來抽打主人,女人在旁邊幫腔。但主人像變了個人似的,她沒有立在那等著被打,她狠狠地瞪著眼前這生她養她的父親!她憤怒地把成績單揉成一團,扔向眼前這可恨的人,還有書包,還有桌上的懷子,一切可以攻擊的東西。然後在那兩個人還未反應過來時,主人奔進房間,重重地甩上門。

                                主人哭了,在我的詫異下。她趴在床上,望著床頭慈母的遺像。而我,又一次地在眼淚的旋渦中捕鬥著。我要堅強地活下去。

                                主人突然站起來,穿上媽媽給她買的天藍色連衣裙。慢慢地慢慢地走到窗前,遙視著遠方那黑藍黑藍的天。此時此刻,天藍的連衣裙似乎被滲透著一層悲郁。沒有了碧海藍天的燦爛,沒有了陽光沙灘的金黃。只有北風在耳邊凶猛地吹。主人的頭發亂了。

                                她突然爬上了窗台,她的腳在慢慢向前移動。“不!不要!不要!你不可以放棄自己!你要堅強地活下去!媽媽還在,你不可以這麽輕易的放棄她給予你的生命!”我喪失理智般地狂吼著,但她聽不見,她聽不見…只覺得像是聖經樂章緩緩升起,又像是媽媽慈愛的呼喚在耳邊萦回。我在主人飛出窗台的刹那,飛出了我曾經不肯放棄的淨土。最後的一滴淚,在北方夜晚凜冽的風下,于空中盤旋,飛轉。像第二次得到了生命,騰飛著…我飛了很久,很久…然後,來到了這裏。

                                此刻,在還沒滲入沙灘的時刻,讓我再看一眼這天藍的上空吧。讓我再看看這沒有悲郁的蔚藍,再看看這碧海藍天的燦爛,再看看這陽光沙灘的金黃。

                                媽媽,我沒有放棄過。飛沙走石的意思做到了堅強地活下去。

                                但,主人啊主人,你爲何要放棄?你爲何不堅強地活下去?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 2001